朱停生得福福態態,人稱「老闆」。

  老闆有三件事是出了名的。

  第一,老闆很懶,能不動就不動,不過他有雙堪稱世上最靈巧的手,什麼樣的東西都能做出來。

  第二,老闆有個很美的老婆,人稱老闆娘。老闆娘的美絕非情人眼底出西施的美,而是隨隨便便在路上問一百個男人,有九十個會說美的美人,至於剩下的十個,家中的河東獅就在身邊扮做茶壺樣,他們還能怎麼說?

  第三,老闆有個混蛋朋友,叫陸小鳳,四條眉毛的陸小鳳。

  雖然老闆不承認,但這三件事都是他值得驕傲的。

  一個人若有個值得驕傲的朋友甚好,但能真心替朋友感到驕傲的人豈不更偉大。

 

  朱停和陸小鳳穿開檔褲的時候就已經認得,不過現在他們半句話都不說。就算真見了面,也只是自顧自的喝酒。

  交情還在,只要陸小鳳一個請託,向來懶得動的老闆會不惜趕赴千里之外。

  常和陸小鳳碰頭的花滿樓和司空摘星沒多問他們不說話的原因,陸小鳳想說時自然會說,既然陸小鳳目前不想說,那他們又何必多問。

  倒是有人問過老闆。

  「難道你和你朋友的交情是靠說話的多寡來斷定?難道話癆就能成為你很好的朋友?難道啞巴就不能和你交朋友了?」朱停連三句反問,倒讓問他的人當下成了啞巴。

 

  陸小鳳和花滿樓並非同穿一條開檔褲長大的朋友,不過陸小鳳曾笑言他看過花滿樓穿開檔褲的樣子。

  司空摘星曾想向另一個當事人求證,不過一遇上花滿樓他卻怎麼也問不出來。好吧!他得承認他無法想像就算衣著樸素但仍氣質出眾的花滿樓小時候穿開檔褲的樣子。

  現在陸小鳳、花滿樓、司空摘星一同聚在花滿樓的百花樓內。

  司空摘星不知怎麼個神遊到開檔褲這個問題上,或許是因為真正實質上和陸小鳳一塊長大的朱停無故失蹤了。

  陸小鳳摸著他鼻子下的兩條眉毛,那是他思考的模式之一。

  司空摘星看著桌上的字條,不多不少剛好十張,十張字條,十個地點。

  當三人收到第十張紙條時,紙條上只有五個字:江南百花樓。

  所以他們才又回到了這裡。

  「我就說只要我一句,陸小鳳哪裡都會去。」兩個木製的機械人上頭各坐著一個人一前一後的進門來。說話的是老闆,大家以為失蹤的老闆。

  「你就不怕他們真生氣?」另一個說話的當然是老闆娘。

  「雖然陸小雞叫我猴精,但我可不愛別人真把我當猴子耍。」話說完司空摘星一溜煙跑了,貌似發火了。

  花滿樓沒說話,只是無聲無息的上樓,一個向來溫文有禮的人居然半聲招呼不打就上樓,不是生氣是什麼?

  「男人的事我這婦道人家還是少管為妙,我先回店裡去了。」老闆娘也是轉身就走。

  剩下朱停和陸小鳳大眼瞪小眼。

 

  「你說他們會如何?」誰能想到方才一溜煙跑了的司空摘星此刻正在百花樓二樓和花滿樓竊竊私語。

  「我們已經照老闆娘的話做,接下來只能靠他們自己了。」花滿樓說。

  老闆的失蹤是老闆娘設的局。

  而花滿樓和司空摘星雖然不擔心陸小鳳和朱停的情況,可是也沒理由拒絕。畢竟一個做妻子的想幫自己丈夫和丈夫的好朋友和好也是天經地義的。

  「可是你不覺得陸小鳳這次太好騙了點嗎?」司空摘星總覺哪兒不對勁。

  「或許他就是想被騙也不一定。」花滿樓笑說。

  老闆雖然愛老闆娘,但不會為了怕老闆娘不高興就什麼都答應;至於寫有老闆下落的字條,連他都聞出來上頭寫的字是老闆慣用的墨,陸小鳳又怎麼可能認不出朱停的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下白骨 的頭像
皮下白骨

說書人在天涯

皮下白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