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這首詩是唐代大詩人李白的《夜宿山寺》。

 

  竊盜本身就是件危險的行為,比倚危樓更甚。不過有些人就是喜歡危險的事,越是危險,心中越是歡喜,很多出了名的人都是這類人。

  司空摘星是飛賊,出了名的飛賊,所以他行動時越是謹慎,靜到連喘息聲都沒發出。

  但他還是驚動了人,不,他很快的發現他是落入一個圈套。他就說,藍田暖玉這寶貝的消息過去他半點風聲都打聽不到,怎麼就突然憑空現世呢!他是明知山有虎偏虎山行啊!

  來人本就隱身暗處靜候著他出現。

  要是他在進屋時便現身抓人,頂多只能說他私入民宅;可是偏偏等他把藍田暖玉偷到手了才露面來個人贓並獲,不是算計好是什麼?

  幸運的是來人並不打算把他送入官府,也不要求他把藍田暖玉物歸原主,只不過要他去偷件東西;而不幸的是這件東西原在司空摘星的朋友身上,偷朋友東西這事簡直跟把他送入官府沒兩樣。

 

  人都有朋友,就算本身不愛交朋友,多多少少也會有自動送上門當朋友的人。

  朋友還可分益友還損友。

  對司空摘星而言花滿樓屬前者,而四條眉毛的陸小鳳肯定是後者。

  他欠那來人一份情,做賊歸做賊,信用還是得講;做朋友也有做朋友的道義,就算是損友,所以他告訴了陸小鳳他要偷他的東西,和陸小鳳談個交易。

  陸小鳳不肯?那只有賭了。打賭是他和陸小鳳最常做的事。

 

  陸小鳳經歷很多事件,也會把事件取個名稱做為將來無聊時和朋友間啃瓜子閒嗑牙時的話題,後來陸小鳳也猜出了是誰讓司空摘星來偷東西,陸小鳳把那件事件叫「繡花大盜」。

  陸小鳳偶爾拿司空摘星失風被金九齡活逮這件事出來臭他,說他枉稱「偷王之王」四字,這讓司空摘星氣的跳腳,直嚷嚷那是他唯一一次的失誤。

 

  這回司空摘星的目標是滄海明珠。

  已有藍田暖玉在手,滄海明珠他又怎能不取?要是使用得當,藍田暖玉和滄海明珠可說是絕妙搭配。

  據聞若當一人身負重傷或身染重病暫時無藥可治時,可將滄海明珠含進口中,滄海明珠會將傷病之人全身冰凍,使其不生不死,讓旁人有機會去尋良醫、覓靈藥將人從鬼門關前拉回;而要將冰凍之人退冰,就靠藍田暖玉了,唯有藍田暖玉能解滄海明珠之凍。

  正因如此,就算滄海明珠藏於刀山火海之內,司空摘星也不得不闖一闖。

 

  「當真要去?別落得和上回同樣下場啊!」

  「好你個陸小雞,狗嘴吐不出象牙就閉上吧!上回我那是意外,唯一一次意外。」

  「狗嘴要真是能吐出象牙來那才有鬼,到時你反而得去找道士吧!」

  「藍田暖玉和滄海明珠相隔不斷半月便接連現世,恐怕其中有詐,司空摘星你還是小心為要,切莫著了別人的道。」

  「還是花滿樓你有良心啊!勸你一句別和陸小雞在一塊了,小心讓他給帶壞。」

  「你偷王之王都帶壞不了花滿樓了,我怎麼跟你比啊!」

  行動前和朋友之間的笑語,最能讓司空摘星放鬆心情。弓弦若是拉得太緊會崩,人要學不會放鬆也總有天會瘋。

  

  果然說不得大話。

  「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司空摘星在心中默唸,這回他驚動的雖不是天上人,卻也相去不遠了。

  不是天上人,是天之驕子、是當今天子此刻正似笑非笑望著他。

  而他手中還拿著剛才盜得的滄海明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下白骨 的頭像
皮下白骨

說書人在天涯

皮下白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