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34674840082  

 

  我本身是個非常討厭以歷史作為背景的書籍的人,所以當朋友介紹這本書時,雖然我十分支持台灣推理,台灣推理作家的書我也幾乎都有收,不過這本書還是讓我在便利商店(《考場現形記》9/19 全台7-11搶先現形)內的書架邊考慮了三分多鐘。

 

  這本書以「向讀者挑戰」的手法寫作,以主角-陳淡的視角作為陳述的觀點,一路走來算是合於情理,不過關於破案關鍵還是帶了點運氣,這可能就是主角威能吧!

 

  本書前面有附幾張圖片,都和案情解謎相關,而兇手和兇器事實上也是顯而易見。

 

  本書的兇手利用大雪作為掩護殺人,但如果解謎的那夜沒有同樣的大雪,那主角便也無法證實「當初」兇手兇器的形成了。

 

  本書至少有九成五我是推薦的,唯二不推的是最後「主角的選擇」及「主謀趕下班」。

 

  前面我一直說是兇手,但在摻雜的背景中還是有主謀的。

 

  主謀高揚先生雖然出來的場次不多,但至少按照作者前面的舖成該算的上老謀深算。結果卻因為可能想趕下班回家吃飯。行事變得急躁和破綻百出。
 

 

  陳淡話還沒說完,一直退居二線的高揚先生,這時卻離開座位走到前頭搶先發言:「既然罪證確鑿,毋須多言!我看這名老者已經喪心病狂,眼看多年會試不第,求官無望,轉而怨恨年輕有為的考生。

 

  李鍊放開施翰堂後,施翰堂跪座在地,與高揚先生對望許久。

 

  「哈!哈!哈!哈!」施翰堂突然放聲大笑。「是也!是也!我在考試前與黃民安密談,希望在他上榜後,不忘提攜我成為地方小官,誰知道這小子不知好歹,就和九年前的司馬興一般,斷然拒絕了我,我當然不可能就此放過。我真的想當官想瘋了!」
 

 

  這段主謀與兇手的對望,可視作兩者達成共識,然後兇手把罪全攬在自己身上。既然兇手已經全面攬罪,那主謀又是怎麼做的?
 

 

  「如此罪大惡極,殺害國家未來棟樑,必將就地正法,殺雞儆猴,懸首貢院門外示眾!還有什麼遺言想要交待?」高揚先生眼神冷峻,並招呼了一旁的士兵準備行刑。
 

 

  高揚先生,雖然您眼神冷峻,但我還是從您的神色中查覺到您想趕回家吃飯的心情。不然換作是任何有腦袋的人,絕對不會在兇手已認罪的情況下還當場殺人滅口,讓兇手狗急跳牆大聲嚷嚷,這不是存心讓主角心生疑慮嗎?

 

  以高揚先生的地位,先隨便編派罪名讓施翰堂單獨拘禁很難嗎?再派人潛入牢中將施翰堂滅口後偽裝其畏罪自殺很難嗎?

 

  這是我覺得遺憾的第一點。
 



  再說讓我感到美中不足的第二點,便是前面安排了馮敬從雄心壯志到成為與其他兵卒同流合汙之人,我以為主角陳淡會有不同的選擇,我以為陳淡會考慮到家鄉的兄長,結果完全沒有,到頭來只是個自命清白的人。

 

  馮敬選擇被環境改變,而陳淡的選擇表面看似不想同流合汙,但就我個人看來他與陳淡並沒有兩樣,他同樣是被環境改變了,改變了原本想求官讓家鄉兄嫂好過點的心態。如果他選擇是入朝為官,然後相信自己能堅定原本的心志,或許我會欣賞他一點。

 

  再說若是高揚先生在狠一點,以陳淡走前在牆上留的詩,他真的以為家鄉的兄嫂不會受他牽連嗎?他這是在賭,自己賭就算了,還把家鄉兄嫂性命也賭上了,實在不負責任。
 



  其它,在一百一十頁第五行中。
  ──上萬名考生死個人幾百人也沒什麼奇怪──這裡也是我在讀本書中突然出神的一段,裡面第一個人字應該是多出來的吧!
 
本文同時發佈「我讀古龍」論壇個人專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下白骨 的頭像
皮下白骨

說書人在天涯

皮下白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