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底下哪裡最容易打聽到消息?

  青樓裡姑娘妖嬈,玉手執壺軟言勸酒,酒不醉人人自醉,枕邊吹風,吹出多少江湖秘辛?

  除此之外還有乞丐窩,全天底下哪個地方沒乞丐,就連最富庶的京城也不例外。牆角邊、屋簷下,為數眾多老被人視若無睹的乞丐,又有多少武林耳語在乞丐間互通?

  青樓裡的江湖秘辛是打探出來的、乞丐窩裡的武林耳語是流傳出來的,還有一個地方,不用打探,不用流傳,而是當事人出自肺腑、心甘情願說出來的,不但如此,說完後往往還雙手奉上大把銀兩。

  沒錯,那地方就是佛寺。

  多少曾經罪孽深重如今金盆洗手的江湖人士都愛往佛寺跑,聽幾句佛理,頌幾句佛經,並不能減少他們手上沾染的血腥,這些求的不過是心中安慰。與寺中長老聊幾句平時不能對外人道的話,聊完後在添些香油錢。

  和尚,本該斷七情絕六慾不理江湖事,偏偏事與願違,最有名的例子,莫過少林。

  既然和尚都無法做到六根清淨,那名為老實的人也不一定非得老實了。

 

  江湖上沒人知道老實和尚出自哪座名山靈寺。只知道他有許多江湖朋友。

  江湖上沒人聽過老實和尚唸幾句經,倒有不少人知道他被名妓歐陽情踢下床過。

  可是老實和尚偏偏不吃肉、不喝酒,搆不上酒肉和尚。

  老實和尚真的不是酒肉和尚,所以此刻他只能看陸小鳳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而他卻啃著白饅頭。

  「老實和尚,我問你件事,你得老實說。」打了聲酒嗝,陸小鳳看似七分醉意,眼神卻還有三分清明。

  「阿彌陀佛。陸小鳳請老實和尚吃飯,讓和尚我不必餓肚子,和尚當然老老實實,半句不假。」

  「那你究竟是不是白襪子的人?」

  「當日我不是說了我是肉襪子,不是白襪子。」

  陸小鳳看了他一眼沒答話,繼續喝著酒。

  「先有青衣樓、後來紅鞋子,現在陸小鳳你又想找白襪子,看來不湊成一整套衣服陸小鳳你是不甘心了。」

  「也不是……唉!你說的對,也許我想太多了吧!喝酒喝酒。」推測有可以成千上萬種,但事實卻只有一個,要證明事實需要強而有力的佐證,他卻什麼都沒有。

  「我突然覺得還好你沒成家,要是你成了家還跟現在一樣成天往外跑,恐怕你還沒找到白襪子,倒先戴起綠帽子。」老實和尚雖然不吃肉不喝酒,但開起陸小鳳玩笑來也是葷素不忌。

  陸小鳳還沒反駁,就看到一個穿灰色僧袍的小沙彌氣喘噓噓的跑到客棧裡來,停在他們面前。

  「老實大師,小僧乃是靈光寺的僧人,住持有要事請您一聚。」年約七八歲先後朝老實和尚和陸小鳳行了禮。

  靈光寺是這附近的大寺,住持了塵大師也算德高望重。只不過陸小鳳不知道老實和尚和了塵大師也有交集。

  「想不到老實和尚變成老實大師了。我陸小鳳還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陸小鳳你就別損我了,我就一介雲遊僧人,是了塵大師看得起我。既然了塵大師有事相邀,我就先告辭了。」

  陸小鳳擺擺手,不介意老實和尚先行離去。

  看著一大一小的灰色身影遠去,陸小鳳嘆了口氣,又倒了杯酒。

 

  老實和尚雙手負於身後,悠悠哉哉的跟著小沙彌後靈光寺走。

  他老實和尚怎麼會是白襪子呢!他低頭看一眼自己穿的草鞋,露出十根腳趾,再看看自己的僧袍。

  他明明就是灰袍子啊!

  不止他,化身大通大智的龜孫子大老爺也曾是和尚,也是灰袍子的成員,所以才能知道那麼多事。

  每個人都誠於自己的信念。他也不例外。

  比起打打殺殺那種賺錢買賣,他更喜歡用消息來換取財富。

  老實和尚不愛對朋友撒謊,也沒對陸小鳳說過謊,最多是別人沒問的他就沒必要多談而已。

  青衣樓主是霍修,知道霍修不為人知的消息就等於控制青衣樓;紅鞋子的首腦是公孫大娘,同樣擁有公孫大娘的秘密就等於控制紅鞋子。

  多好,不費一兵一卒,不花人力物力,就制住了天下兩大組織。

  所以啊!他喜歡跟沒有秘密的人交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下白骨 的頭像
皮下白骨

說書人在天涯

皮下白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