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梅山莊,梅林,枝枒上的苞仍如深閨的少女般含羞。

  西門吹雪靜立於梅林中,身旁有座新墳,墳前無碑。

  「都入土了。」來人當然是陸小鳳。

  西門吹雪沒答話,微微點頭。

  不止白雲城主的屍身,連同兩人所用的佩劍皆已入土。

  再也沒有一個人可當那劍鋒三尺三,淨重六斤四兩的海外寒劍的主人。

  也再沒有一個人可讓他舉起劍鋒三尺七寸,淨重七斤十三兩的利器。

 

  陸小鳳盯著西門吹雪,眼睛眨也不眨。

  為了保全紫禁之巔當晚所有在場的朋友,他向皇帝要求一件事。

  他要求皇帝當那晚的事全沒發生過。

  當沒發生過,才能確保西門吹雪順利帶走葉孤城的遺體並安葬。

  當沒發生過,白雲城主逆反的行為才不會連累到白雲城裡的其他人。

  當沒發生過,魏子雲等人不必被追究緞帶遺失之罪,也不會傷及四人兄弟之情。

  其實這件事他本不想講說,不過司空摘星逼問他,老實和尚又逼問司空摘星,最後大家都知道了,大家也都笑了。

  很多人都知道友情的可貴,可是真正體會到友情的可貴的人又有幾人呢?能親身感受,當然笑的開心。

 

  可惜笑也有盡頭,辭別他人後陸小鳳來到萬梅山莊,並不是打算來告訴西門吹雪皇帝答應他的事,他知道西門吹雪不會在乎。他只知道此刻的西門吹雪需要陪伴,所以他來了。

  他來面對失去生命的葉孤城和失去生氣的西門吹雪。

  葉孤城死前還能如願以償得與旗鼓相當的對手一戰,可是西門吹雪離死還有多遠?一生還有多長?還能不能遇見一個像葉孤城同樣的高手?若再無對手,西門吹雪下半輩子便是雖生猶死。

  「你說,還能不能有人接得了我一劍?」分明是榮耀之事,西門吹雪語中竟如此時秋風,語帶蕭瑟。

  「或許我可以。」陸小鳳從不小看自己。他的靈犀一指曾接過葉孤城一劍,不敢說平分秋色,至少現在他還站在這裡。

  「可惜我們是朋友。」西門吹雪出劍,不是生便是死,從來沒有所謂的點到即止。

  西門吹雪不止誠於劍、也誠於人,所以西門吹雪不會對朋友出手。關於這點,陸小鳳替自己感到慶幸,卻也同時替西門吹雪感到難過。

  之後兩人再無對話,只是站著。

  西門吹雪站在葉孤城墳前,陸小鳳站在西門吹雪身後。只是陪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下白骨 的頭像
皮下白骨

說書人在天涯

皮下白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