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一個禮拜了,每次她補習回家,約九點吧!經過這裡海邊,總見到相同的男人坐在相同的地方,望著海面低頭不語。 

  不知怎麼了,平日被家長千叮萬囑著不能和陌生人攀談的她,居然鼓起勇氣往那個不知名的男人走去。 

  「妳談過戀愛嗎?」男人不待她走近,突然開口。 

  搖搖頭,女孩在男人旁停住。雖然被他突如其來的問話嚇了一跳,她還是老實回答。「沒有。」 

  「去年這個時候,差不多是這個時間……」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看錶。「我和我女朋友大吵一架後,丟下她一個人在這裡,任由她又哭又鬧著,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然後呢?」女孩開口。腦海中,似乎浮現了去年這時候,附近吵吵鬧鬧地,她還和她哥哥跑出來看呢! 

  「然後,我真的不知道她那麼傻,居然跳下去海裡自殺。」頭埋進雙掌裡,雖然女孩看不見男人的表情,但聽聲音,就知道他十分痛苦。 

  「你沒下去救她?」女孩完全想起來了,去年這個時候,這裡發生的事。 

  「我當時以為她是說著玩著,她平時也常鬧著要自殺,我真的沒想到她會那麼傻。」他好後悔,如果知道當初她會真的跳下去,他也不會離開她半步的;現在每晚,他都夢見她來夢裡找他,說她好泠,要他幫她。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女孩看著男人,眼中閃過複雜的情緒。 

  「我打算……」男人緩緩起身。「妳的鞋帶掉了。」男人瞄了一眼地面,開口。 

  「哦!謝謝。」女孩彎下腰綁鞋帶。 

  背後男人凝著笑,大掌就要把女孩往海面推。 

  琪,我幫妳捉交替了。


  「妳是現場的唯一目擊証人,麻煩妳說說當時的情況好嗎?」 

  「我也不知道,我是看……看這個男人己經連續好幾晚都坐在這邊,神色恍惚的樣子,所以才會走近來看看。……想不到他突然開口講起他女朋友的事,說她去年就是在這裡自殺身亡的。然後……然後就突然往海面一跳,我攔都攔不住。」女孩說的話斷斷續續,驚方研判她可能受驚過度的樣子。 

  「看樣子是殉情的樣子。」後方警方議論紛紛,似乎已判定是自殺案件。 

  「小朋友,我看妳先回家休息吧!等明天精神好一點,再由妳家長陪同到警察局做詳細的筆錄好了。」 

  「警察先生,歹勢哦!我先帶我女兒回去了。」操著一口台灣國語,女孩的母親扶著女兒的肩膀,向警察說一聲後就往回家的路上走。 

  沿路,還聽到女孩母親不停唸著。 

  「我平常時怎麼教妳的,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妳是不會聽哦!妳不要學妳哥一樣那麼好管閒事啦!不然遲早也會像妳哥一樣啦!」…… 

  「媽,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了。」女孩點頭。 

  哥,我幫你報仇,你看到了嗎?那個男人就是你為了救一命的女人的男朋友,找他做你的交替,你應該可以離開這片陰暗潮濕的海域了吧! 

  女孩笑了,在允諾母親的同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皮下白骨 的頭像
皮下白骨

說書人在天涯

皮下白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